• 中國國家企業信息網-中國國家企業新聞網

中國國家企業信息網-中國國家企業新聞網

熱門關鍵詞: as  xxx  拼多多  集美良品  積碳凈 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產權交易 >

曾經“第一高價股”海普瑞收購老板家的資產 新一輪

來源:未知??? ???更新時間:2017-12-29 11:49

曾經“第一高價股”海普瑞收購老板家的資產  新一輪

  2月27日, 海普瑞停牌近8個月籌劃的重組計劃伴隨著證監會的公告宣布失敗。證監會并購重組委表示,海普瑞的交易標的資產盈利能力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第四十三條規定。
 
  重組方案被否的消息一出,海普瑞今日剛剛復牌,股價大幅下挫10.01%,最終以15.20元/股的價格收盤。
 
  事實上,甫一上市便被以148元的股價被冠以“第一高價股”之稱的海普瑞一直以來都被各種爭議和質疑伴隨著,從“高盛的局”到關聯交易,再到如今股價下挫,業績慘淡。未來這家醫藥公司能否找到挽救自己的藥方仍是未知數。
 
標的盈利能力變數大
 
  9月11日,彼時已經停牌的近五個月的海普瑞披露了資產重組草案,擬以17.28元/股的價格發行不超過1.39億股,合計作價24億元,收購公司實際控制人李鋰和李坦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多普樂100%股權。
 
  在海普瑞的高溢價重組方案披露后不久,證監會便向其發去了問詢函,引起證監會關注的包括多普樂做出的超高業績承諾等。
 
  據重組草案披露,多普樂承諾若交易在2017年完成,則2017—2019年,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030萬元、1.9億元、2.87億元;如交易在 2018 年完成,則2018—2020 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 1.9億元、2.87億元和 3.41億元。
 
  多普樂做出的業績承諾自然很漂亮,但結合多普樂近三年的收入狀況來看,完成這一承諾似乎并不容易。據海普瑞披露的數據顯示,多普樂在2015年、2016年、2017年1-3月的凈利潤分別為3046.96、4984.88、490.04 萬元。在今年4月-12月的預計業績約為536.52 萬元,因此今年合計為1026.56萬元,相當于同比將減少約80%。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多普樂給出的業績承諾從2017年超逾1000萬暴漲至2018年的近2億元。
 
  海普瑞給證監會的回復中表示,天道醫藥作為多普樂的主要經營收益來源,其生產的依諾肝素鈉制劑取得了取得歐盟上市許可,但由于其在歐盟多國均處于市場進入準備期,上市時間有限,因此實現銷量較少,收入增速有限。2017年的主要收入來自波蘭,而波蘭市場產品的低毛利水平導致其今年業績狀況不理想;但2018年以后,隨著持續進入其他主要歐盟國家市場,市場空間巨大,預計銷量和毛利率將大幅增長。
 
  但是,天道藥業卻面臨著主營產品利潤遭到壓縮的尷尬局面。其主營產品依諾肝素鈉原料藥和依諾肝素鈉制劑自2015年起,單價逐年下滑,但是其原材料肝素鈉原料藥價格卻不斷上漲,進一步壓縮了天道藥業的利潤空間。同時,據海普瑞披露的信息顯示,天道醫藥主營業務的全部收入來自依諾肝素鈉原料藥和依諾肝素鈉制劑的銷售收入,產品結構單一對天道醫藥來說無疑是一項軟肋。
 
  同時,主要面向海外市場的天道醫藥拿到當地的上市許可證是其展開銷售活動的根本。然而,據媒體報道,天道醫藥的產品在波蘭的上市許可尚待當地藥政監管部門的批準;同時,在另一大市場美國,天道醫藥尚處于提交申請等階段。在兩大市場獲得批準與許可還存在不同程度的風險。
 
  因此,當公司營收處于下滑態勢,且主要市場上市許可能否如期獲得都存在變數的情況下,天道醫藥給出超高的業績承諾,確實不太靠譜。
 
自家公司“親上加親”
 
  實際上,除了實控人同為李鋰和李坦之外,海普瑞與多普樂的關聯交易已經存在多年。
 
  據海普瑞招股說明書披露,天道醫藥成立于2004年6月29日,注冊資本600萬元,主營產品為低分子肝素鈉制劑,目標是國外市場。而上市公司海普瑞主營出口肝素鈉原料藥,天道醫藥業務正處于海普瑞的下游。
 
  同時,海普瑞招股說明書顯示,天道醫藥的原材料來自海普瑞。而這樣密切的關聯使兩家公司的利益休戚相關。
 
  此前就曾有投資者提出,如果海普瑞通過降價向天道醫藥出售原料藥,就會出現變相支持多普樂完成業績承諾的情況。
 
  事實上,從海普瑞與同業企業之間的盈利對比來看,也不是沒有存在類似情況的可能性。
 
  近來,原料價格上升導致海普瑞所在行從業成本普遍上漲。但是,同為肝素行業的競爭企業一般通過提高產品價格的方式,將成本壓力轉嫁到下游,從而提升自身的盈利狀況。事實上,東誠藥業三季報顯示其凈利潤同比增加41.88%;健友股份同期同比增幅達到9.16%。千紅制藥凈利潤略有下降,同比減少6.9%。
 
  而海普瑞海普瑞中報凈利同比大降97%,三季報同比下挫82.7%。而這或許便是由于海普瑞與身處行業下游的天道藥業之間的關聯關系,限制了其提升產品價格的速度,甚至出現原材料采購價格上升幅度高于原料藥銷售價格上漲幅度的情況。
 
  此外,2016年度,海普瑞與多普樂及天道醫藥的關聯交易金額高達1.52億元,占海普瑞當期經審計營業收入的6.73%,占多普樂營業收入的近一半。 同時,作為下游企業的多普樂也欠了海普瑞大筆應收賬款,據海普瑞年報顯示,截至2016年末,多普樂對海普瑞的應付賬款金額已高達6175萬元;這一數字在2017年第一季度增加到將近1億元。
 
“第一高價股”上市7年 業績暴跌
 
  實際上,海普瑞是個一直生存在爭議聲中的公司。首當其沖的便是其業績。曾有醫藥界投資人表示,海普瑞的海外訂單和業績可能都是高盛為其上市謀利而做的包裝。公開資料顯示,海普瑞在上市的2010年,營業收入便達到了38.5億元,扣非后凈利潤12.1億元,業績表現頗為亮眼。
 
  有如此漂亮的業績數據,海普瑞新股發行價高達148元,市盈率達到75倍,當年被稱為第一高價股。海普瑞股價更是一度高達188元,市值逾750億元,公司實控人李鋰夫婦搖身一變成為中國首富。
 
  但此后不久,海普瑞的股價與業績迅速走低。股價從最高點跌至僅20元左右,大量中小投資者被套牢。然而高盛卻把握準了時機,連續拋售股票,最終獲得18億元套利,然而當年其投入僅3700萬成本,狂賺49倍,也難怪海普瑞的業績、上市被認為是高盛操作的局。
 
  從此之后,海普瑞的業績似乎就一蹶不振。
 
  海普瑞上市以來發布的6次完整年報中,出現4次業績下滑,其中上市第二年,即2011年就曾遭遇過凈利腰斬。2017年上半年,海普瑞共有9家子公司虧損,海外公司美國海普瑞虧損最多,達到2371.56萬元。
 
  據海普瑞2017年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為17.88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256.27萬元,較去年同比減少82.7%;扣非后凈利潤已下滑至0.45億元,同比暴跌80.38%。同時,海普瑞預計,由于肝素原料采購價格上漲導致毛利率下降,以及財務費用上升等原因,2017全年凈利同比下滑82.36%-62.21%。
 
  然而,股價和業績紛紛遭遇暴跌的海普瑞似乎正在等著多普樂的注入帶來動力。海普瑞通過此次交易可將天道醫藥變成自身全資下屬公司,其主營業務也將由肝素鈉原料藥延伸至下游產品,從而進入附加值更高、發展空間更大的低分子肝素領域。
 
  中信建投證券在2014年的研報中就曾將天道的注入預期作為海普瑞完善產業鏈布局的重要環節。同時,亦有投資者在海普瑞的股吧中表示,天道藥業的注入預期是很多散戶投資的信心支撐點。

分享到:
編輯推薦
精彩熱圖
Copyright 2013-2017 中國國家企業信息網 版權所有 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刪除 [email protected]
什么样的饭店赚钱